对 垒

 


    档, 会, 钟。 候, 她, 意。 时, 她, 了, 局, 来, 进, 手。


 


棋,而 乎, 他。  星, 场, 势, 脚。 手, 惊, 她, 亮, 荣。     座,  怀 。他 中,轻 手, 说:“  风。”


 


芒。  来,  时“ 水”  根。


 


了。” 说:“  么?都 心。”


 


头。 了, 是。黑 单, 穷,正 妙,让 能, 赛,  手。 后,她 趣。  色, 外, 绿 光。 反, 艺。


 


 


 


  上, 子。  后, 色, 人。 欢。 白, 要,   来, 的。


 


情, 注, 气。  了。  里, 。她 走, 重, 绷,他 松,似 略, 坤, 胜。 性, 下, 翻。


 


饰, 买。 议, 说:“  饰, 雅。”


 


头, 辩。 降:“  荣。     的,


  后, 合, 饰。


 


的。 她。她 己。 项。   的。比如, 赛, 个, 会, 弈。   且, 际,不 说:“   你。


 


求, 是, 子。 是, 例。 然,她 想,  


 


子。  时,为 晚。      应,  子。 变。


 


?” 头, 着, 面, 的。


 


头。 劲,  手。更 况, 风。 此, 机。  说, 候。


 


权, 了。她 想。 情。从 始, 计,


 


了?” 问。


 


来, 翻。 


 


 


(2010 7 8    星 洲   城 人 小 说)    


 


 

好 天 气






 


怎样才算是好天气呢?是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还是凉风习习的大阴天?我想,大概不会有人说是雷雨交加的时候。 


 


住在终年长夏的马来西亚,几乎每天都要忍受炎热的天气。偶尔出个门,往往要顶着大太阳,饱受曝晒之苦。因此,一碰到阴天,我就很兴奋。对我来说,阴天才是好天气。


  


我的老板是英国人。有一回他请我到曼彻斯特度假,当时是深秋,相对于他们全家短袖短裤的轻便打扮,我大半时间是一身冬装。然后有一天,他带着我去看他儿子的板球比赛。那天气温回升,终于见到久未露面的太阳。他太太,还有女儿都很开心地站在太阳底下看球,享受这难得的阳光浴。只有我,不为所动地躲在树荫下。我知道他看着觉得有趣,但一直忍着没有说。


 


直到比赛结束,他终于忍不住地走到我身边,不解地问我:“不是怕冷吗?为什么不出来晒晒太阳?”我微笑说:“马来西亚的阳光太多,我都晒怕了。”他于是感慨地说:“我们不知有多羡慕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


我在英国逗留的时间虽不长,却领教了英国那阴沉沉、雾蒙蒙、雨淅淅的天气。而且雨说下就下,说停就停,完全没有预警。我就看过我老板娘才将衣服晾出去不到一分钟,又赶紧出去收衣服。衣服全收会来后,雨却停了。我问她是不是经常这样子?她笑着点头。可是她却固执地不用烘干机,说是喜欢衣服被太阳自然晒干的香味。


 



 


但哪里有阳光?阳光是稀客。即使不下雨,曼彻斯特的天空也总是灰蒙蒙的。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不只一次跟我说,好天气的定义就如一个人的美食也许是另一个人的毒药般极端。显然,我所谓的好天气,为他来说根本就不是。这样的认知,让我对天气有了另一番领悟。原来天气的好坏完全是自己主观的诠释,每一种天气,都有它存在的独特意义。阴天让阳光更添明媚,干旱让雨露愈发珍贵,就是这个道理


 


人生也是如此。生活里的种种际遇,就犹如大自然里的各种天气,没有好与坏。关键就在于我们如何解读,还有用什么心态去面对。每一个际遇,其实是一个未开封的礼物,等待我们去发掘和认识更多的自己,激发我们的无限潜能。


 


2010 6 30    南 洋 商 报    商 余  


 


 


 

凡 事 以 别 人 为 重

  超。 节, 背, 额, 餐。


 


候,外 们, 视。 的, 米、 菜、 忙。


 


的。 桌, 菜, 说, 心, 了。 完,   候, 了。


 


去, 前。 说,  到。 免“ 史”  法, 餐, 门。 员。 他, 么。


 


候,   了, 菜, 样。 菜,  是, 鱼, 菇。 愕, 外, 气。


 



 


后, 意, 道, 上, 道, 央。 菜, 鱼, 呢?   言, 否, 坏, 点。 出, 尬, 定。


 


候, 段, 重。  问, 章。


 


恩。外 亲, 公, 啊!


 


 

全然交托


 


当二弟跟我们说,他要到台北神学院继续深造的时候,他其实不是找我们商量的,他已经做好决定了。说实在,当时的我们都很错愕,而我更是为了此事和母亲通了好几次电话,不谈还好,越谈我们是越担心。


 


我曾在台北住过7年,非常了解台北的情况。那里的生活水平和物价,比马来西亚的高出许多。二弟是全职的教会工作人员,他从2005年开始,就选择半工半读神学,并在去年辞掉了教会的工作,专心修读。虽然教会有给他一些津贴,但他有多少积蓄可想而知。再加上,他不是单独一个人去,而是带着太太和年幼的女儿。我在为他捏一把冷汗之余,甚至想过劝他不如放弃台湾,选择到邻近的新加坡深造来得实际。这样一来,可以把太太和孩子留在马来西亚,太太能够继续教书,他也不必承受太大的经济压力。一有假期,还可以回来看看她们。


 


然而,这番话,我一直没能说出口。一来是因为二弟已经在积极办理留台的手续,二来是因为他曾很感慨地跟我说,这次出国升学,他最失望的是我们都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,没有凭借着对神的信心去了解神对他的呼召。


 


如今回头看,我们确实像他所说的。相反地,他却犹如亚伯兰一样,“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………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,年七十五岁。”(创124)弟弟虽没有亚伯兰的年纪大,但也已经中年,而且还要担心家计。读起书来,就如他自己说的,无论是精力或时间,都比不上年轻人,也因为要照顾妻儿,无法像他们那样专注。他笑说,他种种条件不如人,神却选择了他。他于是满心感恩,选择了全然交托。毅然决定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和亲人,放弃自己安逸的生活,毫不回头地往前走,举家踩入未知。当时的他,除了知道所属的教会将为他支付学费外,并不知道要如何去酬足为期三年的生活费和房租,也不知道要如何安顿太太和孩子。另外,还有许多需要处理的事情,像他在马来西亚的车子和房子等。


 


然而祝福源自顺服,父神将一切看在眼里并一一为他做了最完善的安排。除了来自他所属教会的学费和一些经济支持外,其他的弟兄姐妹也纷纷按他们的能力和感动慷慨解囊。住宿问题也迎刃而解,上帝透过台北新庄市台福基督教会,也就是二弟实习的地方,不但为他们预备了设备齐全的免费套房,还在二楼为他准备了办公室。而这个办公室也是他的祈祷室,使他能够在里面专心的读书作功课、祷告、做灵修以及预备事奉。


 


至于车子,二弟说本来是要将它卖给一名弟兄的,可是后来他那名弟兄在得知弟媳的家人有意购买后,就决定把车子让给他们。最奇妙的是那名弟兄在不久之后获悉被派到其他地方受训,短期内不会用到车子,而弟媳的家人也让他们用车子,直到他们离开马来西亚为止。


 


在房子方面,弟弟从去年12月开始,就开始在槟城神学院和四间堂会刊登招租启事,但是到了今年年初,仍无人问津。他们于是想到请他们的基督徒邻居帮忙,在垄尾宝石侵信会刊登同样的启事。可是他们并没有想亲自上门请他协助,而是期待着与他在电梯中不期而遇。


 


一个月过去了,却没能与他碰面。一天晚上,他们在回家的路途中开始为他们的怠慢向神认罪,决定隔天早晨登门造访,以寻求对方的协助,岂知,当晚神就让他们在电梯遇着他了。透过邻居,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租户。对方还是和二弟一同毕业的神学院同学,更妙的是她的要求完全符合他们的需要。她赶着要二月份迁入一间有装修,带家具和电器的公寓



 



 


 


我从这些事件中看到了主对二弟的带领,他无微不至的供应和爱。也看到了二弟对主的全然信靠,在那当中没有事先谈好的条件和保证。只有爱,还有那毫无保留的顺从。我这才明白当一个彻底门徒应该有的样式。那就是,专注于寻求上帝的义和国并活出顺服的生命


。去聆听、去学习、去见证及服事,才能成为荣神益人的器皿至于其他一切,“在人所不能的事,在神却能”(路1828),自有神在照


 


201052  星洲日报  生命树) 


 


 

爱的逾越

  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无法走人马大医院。我的父亲是在那里去世的,活生生的一个人,因为生病,整个人瘦得像一支竹竿,瘦到只要稍微坐久一点点,臀部就会痛。我们买了个像个游泳圈的坐垫,让他坐着。


 


我和父亲的感情一直是疏离的。父亲很严肃,对着我们的时候,几乎是不笑的。虽然他有个酒涡,笑起来时非常好看。他其实也非常风趣,只是他的笑话只会对着别人说,就如他的健谈也仅限于朋友。他在家的时候,总是坐在客厅里固定的位子上,看他的电视,读他的报纸。我们之间的对话,每天大概不会超过十句。需要跟他商量重要事情时,母亲更是我和他之间的传话人。


 


赴台升学之后,我每星期都会写信回家。母亲说父亲总是第一个抢读我的信,可是我却从未收过他给我的任何回复。偶尔打电话回家,我会害怕接电话的是父亲,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不过,每一次回马度假,我都会惊喜地发现自己寄回来的生活照,都一一被他亲手做的相框给框得漂漂亮亮的,摆得满屋子都是。也就是那时候起,我开始隐隐约约地体会了父亲极之内敛的爱和他的不善于表达。


然而,我和父亲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改善。我真正与他亲近起来,是他从槟城中央医院转到马大医院之后的事,那时已在吉隆坡上班的我,总会在下班后赶到医院陪他。一陪就是整个晚上,最初是我跟他报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点滴,后来他才逐渐多话起来。然后有一天,他告诉了我他不祈祷,不常上教堂的原因。原来父亲幼年丧父,家境贫寒,为了让父亲继续求学,祖母曾苦苦哀求过教会的协助,但却没有成功。相反地,有些人却可以因为在教会中认识一些德高望重的人而取得了好处。他说,他就是在那一瞬间明白了,什么教会都是假的,凡事只能靠自己。


 


我静静听着,强忍住眼角欲滴的泪珠,心里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,紧紧地压住,难过得几乎透不过气来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个隐藏在父亲心底多年的秘密,不但没有让父亲的个性变得偏激,反而更慷慨助人。而且他还让我们领洗,上教堂,甚至积极参与教会的活动和事工。


 


这是第一次,我与父亲如此亲近。这也是第一次,我在父亲他微湿的眼眶中,看到了脆弱的同时,也看了他想要与主重新建立关系的决心。我于是请他放开这多年的心结,也告诉他教会是由人组成的,当然免不了有人性的弱点。他轻轻地点点头,我却知道这当中有多么的不容易。就如他开始认真祈祷后,因为身体的病痛,有时仍会感到孤单与无助一样。


 


尽管如此,父亲每天都会急切地告诉我,他做了什么样的祈祷,而主又如何回应他。他的心中开始充满着盼望,并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。不断升温的亲情,让我倍感幸福,也想着主耶稣必然为这失而复得的灵魂而充满喜悦。我以为天父必然会给父亲第二次的机会,根本没料到他的病情会因为手术后的并发症而急转直下,最终撤手人寰。


 


丧父之痛,曾让我一度失去了祈祷的能力。我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和领悟天父隐藏的恩典。如今的我,终于明白,天主其实从不曾放弃过父亲,相反地他藉着父亲的生病和死亡,带领我们经历了一场爱的逾越。他将父亲从捆绑多年的枷锁中释放出来,修和了我们父女的关系。这更是一场信仰的逾越,从隔离到亲近,从失丧到归主,再从痛苦到全然的交托和信靠,给了我们跨越死亡,超越时空生命限制的力量。而我的父亲并非没有第二次的机会,他的灵魂已在基督内获得了超性的重生!


 


2010411  星洲日报生命树)


 


 


 


 

囚. 囚


 


 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住的那个社区和邻近的社区之间,竟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通畅无阻。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现,某条原本可以通往我住的社区的小路被封了,或者换成了单向道。


 


当初会从公寓搬到两层楼的排屋,除了想给孩子们一个更大的空间之外,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不必付管理费。选择这个社区则是看上它的交通四通八达,出入非常方便,而且还可以在塞车的时候操小路走捷径。


 


显然我们还是打错了算盘,也再次应验了人算不如天算。省下管理费,却必须付保安费已经很无奈,更无奈的是突然之间,以往的出入方便不见了!为了拚治安,每个社区都在竭尽可能的自保,封了一个又一个的进出口不够,最近还多了门禁。保安人员更是从一个增加到两个三个,从早午晚的巡逻,变成每两小时巡逻一次。务必做到滴水不漏,盗贼“插翅难入”,这样就不会想到要来“光顾”。


 


今天我就一连拐了好几个弯,兜兜转转了一阵子,才找到了一个没有被堵住的路口。找到的时候,顿时百感交集。社区与社区之间,本来就鲜少往来。如今再加上各个社区的划地自牢,也就更加剧了原有的隔阂和疏离。治安的不济,让我们对警方失去信心,也影响了与人之间的信任,使彼此多了戒备。更郁闷的是在生命,财产及安全的大前提下,我只能认同不必条条道路通,一如认同自己和邻人的方便与交融是可以妥协,甚至是牺牲的。


 


就这样好不容易抵达家门。我用遥控器把铁门打开,将车子缓缓驶入庭院。在确定已将铁门关上后才下车,然后打开大门,进到屋里后马上把门关上,按下密码。这些已经变成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熟悉动作,此刻做起来,竟觉得分外别扭,而且无限感概。在这座繁华但却危机四伏的城里,我这房子其实与戒备森严的牢房没有两样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


 



 

败犬VS胜犬



 


 


第一次看到“败犬”这个名词时,我并不清楚它的意思。后来我上网搜寻一番,才知道原来“败犬”这个说法,源自日本女作家酒井顺子在2003年所推出的散文集《败犬的远吠》,说的是如果一个女人年过三十还未婚,无论事业多有成就,在职场上如何叱吒风云,也不过是人生战场上的一只“败犬”。相反地,再平庸无能的女人,只要结婚生子,就是一只“胜犬”而根据广辞苑,日本最著名的日文辞典之一中的记载:败犬的含意为斗争中失败,夹着尾巴逃跑的狗,引申为在竞争中失败退场的输家。


 


我本来就很忙,会去看台湾偶像剧“败犬女王”完全是因为弟弟的大力推荐。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看上了一集之后就穷追不舍,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看完。我之所以如此投入,完全是因为我在剧情里看到了过去的自己。我也曾像剧中的女主角,为了某个人而将心冰冻起来,心甘情愿地经历了很长的感情空窗期。也像她说的,10几20岁的时候喊痛,人家都会觉得你好可爱,你30岁的时候喊痛,人家就会叫你去吃大便,忘记什么时候不喊痛了,后来也就慢慢说不出口了。我也是这样在生活中不学会了不撒娇,不喊痛,逐渐变得独立且内敛,因为反正哭也没有人会帮我擦眼泪。再加上我工作所处的环境都以男性为主导,我可说是凤毛麟角,就很自然地变得强悍起来。我的人生,在那个时候也是全速奔跑的,朝着我的事业和理想。除了爱情,我的爱情一如剧中所说:世界上的人都在追逐爱情,可是爱情就跟北极熊一样,隔着镜头觉得它很可爱,实际靠近它被它狠狠踩过一脚,就知道什么叫着痛到想死。


 


然而,我跟剧中女主角的最大不同点是,我从来没有想过相亲,也没有去相过亲。我已经做好了单身的准备。但尽管如此,那时候的我最讨厌过年过节和参加人家的婚礼。最怕人家问,还没有男朋友吗?当然也没有想过,我会在30岁那年,遇到了小我4岁的庆。


 


剧中的男女主角相差8岁,8岁可以是距离,也可以是无限的可能,这是剧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。我不知道在这方面,男生是不是都比女生不在意,但年龄为我来说却很重要。我和庆之间的4岁距离,是咫尺也是天涯。这也是为什么,打一开始,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庆,更没有想过他会对我有其他的想法。我把他当小弟弟来看待,陪他看电影逛街,听他谈心事,根本没有想过他会跟我表白。如果不是他的恳切祈祷,使我在祷告中也看到了天主的指示,我想我根本不可能接受他,也不会有现在的婚姻生活。


 




 


我有一张孩子脸,而庆的外表看起来比较成熟,我们在一起了之后,其实如果我们不说,根本没有人看得出来我比庆年长。但是看不看得出来是一回事,知道的人却会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们这个差距。比如说女人比男人老得快,而男人是越老越受欢迎,再加上庆长得高大,笑起来还有两个酒涡,都要我好好思考和正视这个现实。当然,那些说我们的爱情已没有时间去进行长跑,最好快快结婚,因为我已逼近高龄产妇的大关的,更是多得不胜枚举。这种种的说法,的确或多或少影响了我的信心。因此,我对剧中的这句对白:“对自己没有信心,就会一直怀疑对方,如果不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,就没有办法回复到一个平等的姿态来维系这段关系”,心有戚戚焉。值得安慰的是,庆总会在我稍微对他或对我们的感情动摇时,在生活中捉紧每一个机会去让我感受他的认真和坚持。


 


尽管如此,丑媳妇最终还是得见公婆。庆的母亲很传统,她非常介意我的年龄,并明确地表明了她无法接受。庆为了保护我,在我面前什么都没有说,却更坚定了他娶我的决心。我也是到了他要来家里提亲的前夕,才知道他为了我仍与母亲在冷战中。


 


我们最终还是结了婚。我们婚后的生活,我想大概和一般的男大女小的夫妇没有不同。我和他的之间的年龄差距,也没有在生活中给我带来任何的困扰。除了我在怀老大的时候,医生再次提醒了我们这个现实,他要我们考虑做羊膜穿刺检查,因为高龄产妇生下唐氏儿的机率是1/270。这对我们而言,无疑是个考验。然而,我们很快就打消了做这个检查的念头。我和庆是虔诚的天主教徒,堕胎为我们是不可能的,更何况孩子是天主给我们的礼物,我们不能因为孩子是唐氏儿就拒收。这样的共识,让我们选择了全然交托,在每天的祈祷中将所有的忧虑和害怕奉献给天主。


 


结果我不但顺利生下老大,接着还有老二老三,全都是男丁。婆婆在眉开眼笑之余,也逐渐忘记了她当年对我的不满,而我和她的关系,也在我这些年来的用心和努力下,拉近许多。至于我和庆,当然也有争执和种种意见不合,甚至彼此无法相处下去的时候,就如剧中女主角的感慨:谁说抬头挺胸的胜犬一定是赢家?败犬跟胜犬,其实各有各的苦恼。


 


我很喜欢败犬女王的结局。女王不仅仅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,更可喜的是找到了自己的定位,活得更有自信,也更充满魅力。我从不认为结婚很重要,也从不认为可以用这个作为是胜犬或败犬的标准。但是遇到了对的人,遇到了你愿意用一生去承诺的人,我想,也可以考虑走人婚姻。


 


 


 


我算是幸运吗?也许。我的春天虽来得迟,却能开花结果。但我并不因此就自认是头胜犬,我觉得自己不过是头在婚姻和生活中摸索的小犬。学习着如何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取得平衡,如何扮演好自己的多重角色。还有,如何在不断磨合的婚姻生活中,去实践一个真理:那些曾经我们所争执的,所坚持的琐事,一点也不重要了。最重要的是,不管遇到任何事,只要还在对方身边,它就是一种幸福。而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刻,就是我们一生难求的。每一分,每一秒,都要全力争取守护的小小幸福………


 


 

失根的牙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 候, 形。 齿 时, 的, 齿 好。   了。 看, :“  。”


 


果。  齿 感, 触,   来。  的“ ”时, 丧。 大, 庞, 措。   “菜 菜” 候, 歉。


 


么, 说:“  茶, 你。 应,镜 愕。 了, 来。 : 好。”


 


的。 章。 齿, 候。 齿 感, 牙, 光, 白。 当  然


  龈。 呢? 笑。


 


同。从 悉,   婚。 他, ,也 所。 呢, 记。  齿, 转。 血。  怨, 来, 说:“  确。  且, 牙, 线 水。”


 


所, 次, 了。  多, 堂。 话,   士,千 思。 忙。


 



 


寞。 了。他 齿 心。 己,  梦, 齿 了。 汗, 沉。 道, 齿 力。 做, 松。 好, 齿 对, 气。 血。 近, 狂,   痛。


 


他。 说, 齿, 头, 淡。 趣, 转。 违,